请勿站内转发。

聋子听见哑巴说瞎子看见了鬼【取名废,题目与原文无关】

*题目与原文无关,只是我想不到题目就随便写了一个。

*内含喻黄、方王。庙药好友组【呸!】

*主线是方王。

*中间有些拉的比较快,不喜勿喷,谢谢观看。

*各位看官爸爸好这里千转流枫。

*可能是开学前最后一更。

*一定是我庙压你药,不解释,不接受反驳!!!

*OOC OOC OOC &一个话不是太多的黄少天&一个懒洋洋的王杰希


01
说起来,喻文州和黄少天这俩货的关系至始至终都没有得到本人的认证。但他们那点破事儿,不仅职业选手,连众媒体众位粉丝都是心知肚明的。
可这对儿的新闻报道是从来不会掀起多大风浪的。
没关系。好像已经被闪习惯了。二营长!把我的意大利……墨镜端上来!习惯了之后,无论这两位在公众场合多么多么如此这般,群众们的内心都已经毫无波动了。
就像这俩人已经公开出柜了似的。但其实并没有过。
刚出道那会儿还有一些花边新闻记者整天震惊过来震惊过去,诸如“震惊!他们竟公然这样做,旁人似乎熟视无睹……”“震惊!蓝雨正副队从未公开过的机密首次曝光!微草或成最大赢家……”甚至“男默女泪,剑与诅咒的真正含义竟是这样……”
而蓝雨官博小姐姐总是给出回应:“队员的私事战队不提倡过多插手,不过我还是想给震惊部和默泪部优秀成员们一个呵呵以资鼓励。”
官博小姐姐曾博得数万蓝雨粉丝的喜爱,甚至有些男粉发起了“官博求嫁”的活动。
哦。后来他们知道了官博是个白白净净瘦瘦高高的小哥哥。
于是记者们开始采访二位正主,企图挖掘到一些不可描述的细节。
对于黄少天,他们选择死亡。
所以他们选择了喻文州。
后来他们也选择了死亡。
每当这个时候,喻文州就会很周泽楷地“啊”一声,然后微笑着凝视你。
妈妈这个喻文州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
后来记者全盘放弃。毕竟公众早已习惯,挖掘不到太多有价值的事情。
而且很心累。
于是这些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
但其他人就没那么幸运了。


“喂,大眼儿,你还好吧……”黄少天和喻文州用备用钥匙打开王杰希的家门时,发现他正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

“又是这样睡着的……”黄少天立马不黄少天了,乖乖噤声用口型对喻文州说,“这得着凉。”

“诶诶,你们怎么来了。”王杰希垂死梦中惊坐起,“来啊有刁民要害朕!”

看来他还不知道。喻文州给黄少天一个眼神。

“是有刁民要害你。”喻文州严肃地举起手中的《电竞之家》。

“醒醒,你的大清可能亡了。”黄少天干巴巴的挤出一句。

王杰希疑惑地接过《电竞之家》,翻到折叠过的那一页。

空气仿佛开始凝固。

三个人的神色都是十分不好看。

“所以你们俩巴巴地跑来就为了这事儿?”王杰希抬眼注视着喻文州。

“只是想问问你,”喻文州认真地说,“想怎么把这事儿掩盖下去。”

“掩不住了。”王杰希冷静地笑笑,然后拿起了手机,“哟,战队来电话了。”

接完电话,王杰希面无表情地在他们对面坐下,面无表情的开口:“战队方面,希望我妥善处理,公开不公开无所谓,只要不要产生太多负面影响。老板个人方面,希望我能闪过你们。我说我做不到,毕竟这是你俩二缺子才干的出来的事情。”

“所以,决定好了吗?”喻文州沉思,“这事儿必须得尽快,否则只会越来越麻烦。”

“没有,下一个。”王杰希偏过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然后骂了一声,“妈的方士谦个二傻子!”

喻文州黄少天二人赶紧凑过去。

标题是《万万没想到!王杰希拒不公开露面,方士谦怒斥记者并大胆承认……》

王杰希耐着性子继续往下看。

事情是这样的。

方士谦一早出门就被记者围堵,各种长枪短炮对准他,然后记者们就开始喋喋不休的发问了。

方士谦站定在街中央,然后微笑着开口了:“诸位,我和王杰希的事情相信大家也不是头一天知道了。是,我喜欢他,但这与你们何干?我已经不是在役职业选手了,这一点请大家记清楚,我的个人感情生活也用不着劳烦各位操心。还有,不知道那些照片资料你们是怎么得来的,但我要求你们回收并销毁了他们。在国外你们这种行为不仅已经严重侵犯了我的个人权益,影响了我的正常生活,而且危害到了公共安全与社会安定,我有权利在最高人民法院对在场的每一个人提起公诉。”

场面瞬间安静。

突然,一位声音尖细的女记者高声叫嚣起来:“方神,这是在国内!不是在国外!”

一瞬间所有的记者沸腾了:“对对对这是在国内……”

一本护照被方士谦掏出来,在他们眼前一晃。

随机场面死寂。

因为他们清晰的看到,护照上,方士谦的国籍是美国。

趁着记者们愣神的时刻,方士谦呵呵一笑,长腿一迈,跨出了包围圈,畏畏缩缩地摸到一家人门口,砰砰的砸起了门。

方士谦窜进屋里时惊讶的发现屋里还有两个人。

“方前辈好。”喻文州微笑着朝方士谦点头致意。

妈耶他庙这俩戏精怎么也来了!

方士谦惊恐。

“其实吧,我建议你们先说通父母。”喻文州悠悠接着刚才的话题说,“粉丝媒体就算妥协,父母那关过不了也没辙。”

“个鬼啊!”王杰希跳起来抡了方士谦一拳,“记者面前,胡言乱语,你干嘛要承认!本王一世清白如今……”

方士谦神态自若的打断了王杰希的抱怨:“小队长,敢说,不喜欢?”

王杰希一愣,气鼓鼓的坐回沙发上不再说话。


03

是王杰希的母亲先找上门的。

王杰希溜达了一圈回到家,发现门口多出了一双鞋,房子里飘荡着暖融融的香味。

“吾儿归家?”一个灰发老太太端着一碗鸡汤搁上桌面,“呔!吃娘鸡汤!”

王杰希满脸黑线的过去拉开椅子坐下乖乖喝汤。

emmmmm妈妈的味道。

直到饭毕,母子二人谁都没有提起那件事。

直达王杰希被赶去洗碗,才听到客厅里母亲浑厚的一声“卧槽!”

“喵喵喵?”王杰希擦着手走出厨房,发现母亲拿着《电竞之家》一脸惊恐。

“没事没事你赶紧去洗碗。”母亲回收把儿子赶进厨房。

这不会是,才知道吧……王杰希面无表情。

洗完了碗,王杰希又去洗了澡,知道他进了书房母亲都没有再作什么指示。

像往常那样打开电脑登入荣耀,才发现母亲就坐在他身后不远的太妃椅上。

“吾儿。”母亲缓缓开口。

“从你很小的时候,我就觉得亏欠你。”

“因为你每次吵着要爸爸,我都无能为力……”

“你长这么大,其实都是你自己在努力,不关我多少事……”

“毕竟,我过问你很少。”

“你从小就缺少一名男性来保护你。”

“当初你说你要去做电竞选手,我没有反对也没有支持。”

“可后来你做出了这样好的成绩,着实令我没想到,也令我骄傲。”

“可我也没有想到你居然出了这样的问题……”

“妈。”王杰希低头,“性取向是天生的。”

“可我相信你能控制住。”

“你平日里那么稳重,怎么这会儿就糊涂了呢……”

“妈。”王杰希垂下眼眸,“对不起,让你失望了。不过,和他在一起,我很快乐。”

“你们……”

“吾儿……”

“这一回,妈不反对,也不支持。”

“不过希望你自己能选一条将来不会感到后悔的路。”

第二天,王杰希母亲一封长信《愿吾儿》转发过万。


04

方士谦其实是个隐藏的富二代。家世堪比唐柔叶修。

人家老父亲本来物色好了几百位腿长腰细奶大肤白的好姑娘,就等着方士谦了。这下老父亲急了,举着拐棍戳着方士谦的鼻子就开骂:“你个不长脑袋的小兔崽子!捅这么大事儿你羞不羞你羞不羞?”

“不羞。”方士谦笑得风轻云淡。

“你你你你你……”老父亲作势要打,“你这个样子,我们方家怎么搞得过叶家?怎么搞得过唐家?怎么搞得过楼家?家门不幸呐……”

“打住打住,爸。”方士谦乐了,“爸您还不知道吧,楼家那小子是个深柜,唐柔姑娘喜欢的是女生,叶修那家伙早出柜了!至于叶秋……呵呵,他喜欢自家哥哥那点破事儿我们这圈子里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方老父亲觉得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当晚,方氏的官博有史以来转发了头一次娱乐版的电竞新闻并声明:支持勇敢承认的人,他们是很多人的榜样。

媒体哗然。

05

很快就有形形色色的砖家指出,关注电竞圈的大多数是未成年人以及二十岁左右的少年、青年人,这种做法不宜青少年成长,甚至会误导他们,令他们误入歧途。要求荣耀联盟取消他们的参赛资格,否则就会要求体育总局停掉荣耀联赛。

当日下午,B市夕阳红广场舞团转发了这些专家的警告,并评论:B市广场舞大妈都在关注职业联盟哟!

同时,唐家、楼家、叶家官博也转发并发表类似声明。

砖家们尬了。

这把粉丝们的怒火成功的点燃了。

“引入歧途”这种说法难道专家们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吗?把这样的行为看作是错误,是非常不值得认同的。感情可以跨越国界、跨越年龄,甚至跨越时空,那为什么不能跨越性别呢?只有在两百多年前的封建王朝,将延续香火做个种马作为人生目标,这样的道理才行得通。那我就很奇怪了,你们这种四旧怎么没有在文革时期被清除掉?简直是疏忽。

爱本身是一种感情,是一种情绪。如今却要把人的情绪束缚着,甚至把它视作不对的、禁断的,有悖于人类社会的。我不知道这是个什么走向。中国一心想成为民主开放的国家,却容忍他的子民遭到情感的牢狱。

记者专家们一面说着海纳百川,作出一副慈悲为怀可以包容一切的模样,一面用尖锐刻薄的辞藻去抨击那些最应该受到社会关怀却被习惯性抛弃的人群。他们想当然的觉得这群人肮脏、恶心。真正肮脏恶心的人却恰恰是他们,用圣母的面孔做着婊子的事。

我知道,或许你们打心眼子觉得这事儿不符合你们的惯例想法。对,也不符合我们的预料。但我们选择了接受。而你们拒绝接纳,坚持认为这件事情就是错误的,然后为了夺人眼球或是一些不可告人的需求而选择深挖重刨,然后狠狠、拐弯抹角的唾骂他们。

每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都应该受到他人的尊重,但记者们这种把他人的私人感情摆到面上对其指指点点,指手画脚任人凌辱伤害的行为,无疑是恶毒的。这种行为才是对青少年的成长不利的,会把他们引入歧途。

某知名心理学家也转发了所谓的专家说法,并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同学们看好了。这是一个自恋心理投射很典型的群众性病例。

某知名内科医生也转发了类似的专家批判警告,并列举出多条科研论证,证明性取向的先天性。

甚至惊动了人权保护协会:我们倡导尊重这一类人群,每一个人都应该受到保护,每一个人都拥有自己爱与被爱的权益,而这一类人群尤其需要社会的关怀,唾弃他们这一行为是不可取的,是可耻的。

 

06

一场发布会让这件事升入高潮。

王杰希一脸茫然的坐在了发布会现场。

嗨呀好家伙,被黄少天这二货拉来的。

喵喵喵?这是要干啥?

一脸懵逼。

王杰希抬头一看:“喻文州黄少天恋情公开暨方士谦王杰希恋情公开有关发布会”

妈耶。啥玩意儿啊这是。

就知道那俩戏精准没好事儿。

 

发布会的末尾,所有想挑事儿的记者都沉默了。

“我知道作为娱记的日子不容易。”方士谦拿起话筒朝下面瞟一眼,“我们也一向很包容,这个大家是有目共睹,心知肚明的。但这次的事,我们觉得你们把这事儿闹得过火了。太起劲了。这不好。”

下面鸦雀无声。

“在座的各位,据我所知,”喻文州也拿起面前的话筒微笑的扫视过下面神色各异的记者们,“有九位是深柜吧。”

记者们中的某些人心中一颤,畏畏缩缩的低下了头。

“要撤诉的话,很简单。”王杰希睁开眼睛,拿着方士谦拿给他的稿子照着念,“回收照片,销毁,公开道歉。”

记者们拿着手中的律师函陷入沉思。

发布会结束后,王杰希捏捏黄少天的肩膀:“谢谢。”

 

他母亲上门的那个上午,他颓废了。

为什么不想以前那样好好过日子呢?太麻烦了。那些人太懒的应付了。王杰希看着电视屏幕上闪烁的光,伸了个懒腰,叹了口气。

黄少天似乎意识到王杰希状态不对:“你怎么了?”

“算了吧。”王杰希别过头去,“我说,算了。”

“靠靠靠,我们发言稿都准备好了,灯光音乐全部排练过了你这会儿说什么算了真是的······”黄少天骂骂咧咧的靠近王杰希,把嘴唇贴到他耳边轻声说,“你是太久没用魔术师打法了吧。”

王杰希一愣。

确实。

魔术师打法的狂拽。

他太久没用了。

······

“谢什么啊。”黄少天邪魅一笑,“以后夏休期在你这儿你得包吃包住啊。”

王杰希面无表情。王杰希突然想撤回刚才那句话。

 

07

发布会结束后,粉丝们沸腾了。

震惊!庙药两家竟然联合出柜!这究竟有多少玄机!

当晚中草堂和蓝溪阁是有史以来最团结的一次合作。

对。集火那个叶不修!

左宸锐大大一反往常犀利的笔调,用他有史以来最温情浪漫的语气一口气写了洋洋洒洒两万字的贺书。

贺书的结尾,是这样的。

······他们都是琴弦上寂寞起舞的少年。

我们看着他们被刺伤,浑身鲜血,支离破碎。这就是我们小人物的悲哀。

我们从来都无能为力。一些我们不忍目睹的事,并不会因为我们的不堪而延迟了脚步。我们需要遗忘并且继续活下去。

人生百态,犹如四海归帆,自古路远马亡,殊途同归。伴随着青春的尾声,唯有天边断鸿的孤影沉入暮色,以及不知何处升起的伤心的鹤唳。

所幸,他们不是一个人。

所幸,我们也不是一个人。

这么多年过去了,梦成了岁月的化石,留住了曾经的故事。

真好。真好。

 

 

 

————————————————————————————————————————————————————————————————————————

番外

“等等,这个B市夕阳红舞团是什么回事?”王杰希眼睛一跳,举着手机望着方士谦。

“还能是怎么回事?”方士谦叼着棒棒糖笑得一脸天真无邪,“咱妈呗。”

“我可去你的吧,那是我妈!我妈!”王杰希一扫把把方士谦从自己的沙发上赶开,“去去去,去洗碗!”

 

-END-

 



评论(18)
热度(153)
© 千转流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