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站内转发。

【喻黄】安静

【喻黄】安静(一发完)
*only喻黄

*短小,临时写的

*我觉得算是HE

*小短打
*原著向,有私设
*各位看官爸爸好这里千转流枫

景物在倒退。迅速地。
黄少天好不容易在车厢里找到一个充电的插口,上火车的有一天晚上躺在床上玩手机,玩着玩着睡着了,手机和充电宝都没充上电。
充电插口边上有一个窄窄的折叠座位。
黄少天插好电源后,在座位上坐下来,戴上耳机,安静地用双手撑着下巴望着窗外。
只剩下钢琴陪我谈了一天/
睡着的大提琴/
安静的旧旧的/
这是北京西到广州的火车。
黄少天看着另一间房内喻文州一隐一现的背影,默默地低头把耳机的音量调到最大。
退役之后,喻文州去了北京的总部,而他选择了出国读书。
自那以后两人便很少联系了。
退役的前一晚,黄少天问过喻文州:“你要如何选择?”
是从此过上普通人的温饱生活,结婚生子,然后慢慢老去。
还是不惧旁人的目光,继续和他一起,或者从前那样的日子。
喻文州愣了愣,没有回答。
黄少天笑了笑,然后脸色惨白地离开了他们的寝室。
“队长,我知道了。”
“少天,”喻文州突然转过头来对黄少天轻声说,“不是我不想。”
………
火车窗外突然暗了下来,原本明丽灿烂的阳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边的黑暗。
火车进了隧道。
我想你已表现得非常明白/
我懂我也知道/
你没有不舍/
后来,喻文州结婚了。
非常美满幸福的婚姻。
喻文州在总部也表现优异,很快就已经成了总部的顶层人物。
真是很足够让他得意了。黄少天想。
他命真好。
但唯独对他如此狠心。
或许这就是爱?黄少天自嘲的笑笑。
你说你也会难过我不相信/
牵着你陪着我也只是曾经/
希望她是真的比我还要爱你/
我才会逼自己离开/
“小恬,过来爸爸抱你出去玩好不好……”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抱着小姑娘从房中出来。
他们是在火车站偶遇的。
黄少天回国之后先到北京,然后要回广州老家。
特意选择了坐火车。
他也怕,坐飞机遇到那个人会尴尬,会难堪。
可他没有想到喻文州也会坐火车。
“我带着孩子体验一下。”喻文州宠溺的点点喻小恬的额头,“小恬吵着要坐火车玩。就正好去广州。”
……
“爸爸,外面有坏人!爸爸去打坏人!”小恬突然指着窗外嚷嚷起来。
喻文州无奈地笑笑,在车窗上像模像样地画了一个符咒:“小恬你看,我已经让巴啦啦小魔仙把坏人挡在外面了,没事啦!”
喻小恬笑得一本满足,然后开心地叫着:“爸爸最厉害了!爸爸最厉害了!”
原来,时间真的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黄少天盯着喻文州想。
喻文州在喻小恬的脸上啾,然后把孩子抱给黄少天,“少天,能先帮我抱一下孩子吗?我去拿个东西。”
黄少天慌忙接过喻小恬,然后嗯了一声。
“天天叔叔,”小丫头在黄少天怀里动来动去,“你知道吗,我爸爸最好了!他说要做我的骑士,守护我一辈子!”
“嗯。”黄少天应了一声,闭上眼睛,“我知道他,很好。真的很好……”
曾经,我站在你身前做你的骑士,以强硬的姿态护卫在你身前。
现在,你强大了。
你不再需要人守护你。你可以去做别人的骑士了。
你要我说多难堪/
我根本不想分开/
为什么还要我用微笑来带过/
“诶这是你女儿吗?长得真像你诶!”隔壁房一个阿姨路过,随口问了一句。
“不是。朋友的孩子。”黄少天低着头答了一句。
阿姨有些尴尬,哦了两声离开了。
“没事了少天,给我吧。”喻文州把喻小恬接过去,坐到黄少天对面,“小恬你自己下去玩好吗?爸爸和叔叔有点事情要讲,是大人的事情哦。”
喻小恬听话地从喻文州身上蹦下去,跳着出去玩了。
“现在也还单身?”喻文州喝了一口面前的茶。
“嗯。”黄少天低着头。
“你变了,少天。”喻文州笑笑,“话少了,人也成熟了。”
“嗯。”黄少天转动着一支笔,“还好吧。”
“你还有选择的机会。”喻文州突然开口。
“哪里还有呢?”黄少天抬起头,笑了,“明明是你先选了。”
“念念不忘的话,可以回来。”喻文州静静地对他说。
“不舍、念念不忘,和想再要,是两回事。”黄少天把笔搁下,“我,已经选择了。”
我没有这种天份/
包容你也接受她/
不用担心的太多/
我会一直好好过/
喻文州凝视着黄少天,久久没有说话。
“队长,喻文州。”黄少天再一次抬头,“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但我现在,大概已经放下你了。”
“好。”喻文州轻声应着,然后低下了头,“我知道了。”
“嗯,火车到站了。”黄少天站起身来,“有空再联系,一路顺风,再见。”
“再见。”喻文州朝着黄少天微笑。
你长大了。
可我似乎还站在原地。
你已经远远离开/
我也会慢慢走开/
我会学着放弃你/
是因为我太爱你/

-END-

夏令营结束了。
真的很喜欢我们组的导师。来自清华的在校学生YSJ。
杰哥唱歌真的好听。印象最深的就是这首《安静》。
昨晚在火车上我和另外一个小伙伴抱着杰哥唱歌的视频哭了一晚上。
突然有动力了。要努力好好学习。
再见,后会有期。

评论(10)
热度(28)
© 千转流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