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站内转发。

【肖戴】原来是你在这里❤️

原来是你在这里❤️

·······写这篇我就拖了大半年了···

 ·狗血言情剧

·各位看官爸爸好这里千转流枫

·第一次写这么长的

·女配角名字来自 @江天月—沉迷左指导的才色 

·来来来多给点小红心

·OOC预警



01

雷霆队规第2351739章第1637489条规定,队内禁止男男、男女恋爱。

 

02

这条规定出台时,戴妍琦惊讶极了。于是她立马打电话给徐景熙:“歪?你们蓝雨队规有这一条吗?”

得到了否定的答复之后,她大松一口气。

同理。

微草、霸图、轮回、兴欣、百花……也接到过这个传奇人物的电话。

 

03

“嘟噜嘟噜嗒哩嗒哩咯咯咯咯咯咯嗒……”一阵奇奇怪怪的音乐响起,肖时钦从浴室走出来,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走到桌边瞄了一眼来电显示:“阿西吧。”

“歪!儿砸!”女人的声音无比响亮地从手机里传出。

“嗯,妈。”肖时钦开了免提,把手机放回桌上,坐到床边继续擦着头发。

“儿砸,你还没有找到女朋友呐。”肖母开门见山。

“啊……嗯。”肖时钦有些头疼的皱眉,“妈,队里事儿挺多的。我现在还不想去考虑那些……”

“屁!”肖母拔高了嗓门,“你看那个喻文州!人家还是中国队队长呢,可比你忙多了吧,人家不也事业感情双收!人把天仔往家里一领,嗨,把他阿母美得,天天在这儿给我显摆显摆……”

“我……我们队里有规定,队内不能恋爱……”肖时钦打算找个借口搪塞过去。

“儿砸,你实话告诉我,你喜欢上你们队里谁了?”肖母压低了声音,无比严肃,“方学才?米修远?”

“我……”肖时钦一脸懵逼。

“没……我是直的。”肖时钦有气无力地回答。

“哟呵?”肖母轻快的哼哼着,“我就晓得你要这样子讲。去相亲吧,我连位置都给你定好了。”

“哈?”

 

04

“你好,请问是江天月小姐么?”肖时钦彬彬有礼地敲开了一间包厢的房门。

“嗯,是的。”包厢中的女子闻声转过身来,友好地伸出手,“你好,这里江天月,请多指教。”

“你好,肖时钦。”二人象征性的握握手。

“江小姐是日本人?”待二人落座,肖时钦回忆起方才江天月的问候用语,不由得疑惑。

“呐……我可是正宗的中国人。”江天月笑,“小时候在九州岛生活过几年,落下了一些习惯。”

“哦……”肖时钦点点头,报以礼貌的一笑。

“喂,先别顾着问我啊,说说你自己,来,不要怂。”江天月哈哈一笑,打量着肖时钦。

“我?”肖时钦有点愣神。

“这样吧,咱聊点有意思的。”江天月看出了肖时钦的尴尬,便开解道,“比如,荣耀?”

“江小姐也玩荣耀?”肖时钦颇有些讶异地啊了一声,“看不出来啊。”

“哈?是啊……”江天月也是愣了一下,然后翻翻白眼,“我说肖队,你们上周和微草的那场比赛算个什么东西啊。”

“诶…?”肖时钦不由得皱眉,“我认为雷霆队员们的水平能发挥到这种地步已经很不错了。”

“是吗。”江天月柳眉倒竖,撸起袖子就用筷子在一盘秋葵鸡丁上指点江山,“个人赛勉勉强强,团队赛我就不能理解了。”

“哈?”肖时钦不干了,“难道对付王杰希用Box-1牵制然后各个击破CD流苦战不行吗?雷霆现在并不是最佳状态,除了硬拼,最多也是将职业技能的各个优势发挥到最大限度……”

“苦战?也不是不行。”江天月夹起一块秋葵在嘴里嚼吧嚼吧,随即露出蜜汁微笑,“就是有点儿那啥。如您所言,雷霆队员的状态并不是最佳的,那如果王大眼儿的小宝贝儿们也拼命死抗呢?以你们现在这个状态又能撑得了几秒?”

肖时钦沉默了。的确,采取这样的战术也是迫不得已。巧妇毕竟难为无米之炊。

“那您认为,应该怎样呢?”

江天月扬唇,掏出一个小小的笔电,几秒后呈现在肖时钦眼前的赫然正是那场比赛的复盘专用视频。

“喏。这儿。”她指了指屏幕上某个地方,“0.7个身位格的跳跃失误,所以这个围阵就不是成功的围阵。而这个并不多成功的围阵导致了鸾辂音尘的微操对接偏差,从而使木恩从你们的包围圈中脱身。由此可见,这种战术容错率太低。这一点,你自己应该也清楚吧。Box-1战术,并不适合这一场团队赛。先且不说雷霆没有足以与王杰希1v1的单挑王牌,就算是牵制住了王杰希,其他四位队员与微草队员们的对战,胜率可能不到百分之八十。”

“你的意思是……”肖时钦推推眼镜,若有所思,“力量多元化?”

“是的。”江天月又笑,二人对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的吐出三个字。

“援助战。”

肖时钦暗暗苦笑,雷霆的人手在外人看来已经弱小到这般地步了?居然要依靠援助区域第六人与治疗频繁切换来换取一丝胜利的希望……可他自己,在潜意识中似乎也是这样想的啊……

可江天月在下一秒似乎已经看穿了肖时钦的纠结心态,悠悠端起清茶喝一口:“倒是还有一条路。Cd。那种CD流,你懂的。”

肖时钦看着江天月笑得促狭,连忙摇头,“不不不不不……雷霆再怎么着也不要走上那种不归路……那简直是放飞自我。”

“你看人叶修。”江天月笑得更灿烂了,“强力输出一波,技能冷却之后猥琐游走,还不忘给自己刷刷血。”

肖时钦也被逗笑了,放松了些许。

既然志同道合,也没有什么厌恶感,那这样凑合着也成。省得她老人家整天疑神疑鬼,忧心忡忡。

可是,总感觉不是很对劲呢。

 

05

“副队!副队!”鲁弈宁匆匆追赶上方学才,“队长他最近什么情况?”

“能什么情况。”方学才懒洋洋的把手重叠覆盖在后脑勺上,人继续走着,“老树开花呗。老肖啊老肖,联盟这么多大神,长得帅又多金,技术也好,还安全。他倒是一个没看上,得,直男癌一犯,和一妹子谈上了。”

“啥?队长他和妹子?妹子?”鲁弈宁满脸不可置信,“不会吧!什么来头?”

“这我哪知道。”方学才耸耸肩,“但队长的品味,总不会太差。”

“啧……那以后得让队长带出来给哥儿几个见见。”鲁弈宁嘿嘿一笑,“对了,今晚去哪儿改善下伙食呗……”

戴妍琦一直在他们身后走着,此时倒是停住了脚步,怔怔地站在走廊的阴影中,不知在想什么。

“小戴,你怎么还在这儿?”肖时钦夹着厚厚一个笔记本从训练室里出来,关上灯,带上门,就撞见戴妍琦一个人在那里木木樗樗的样子,关切地问,“怎么了?不舒服吗?”

戴妍琦像是没有听见一般,自顾自的还在思索着什么。

“小戴?”

“啊……啊?队长!”戴妍琦慌忙转过身,却又赶紧转回去背对着肖时钦。

“你……怎么了?”肖时钦试探着问。女孩的眼眶红红的,他……他也不敢多去想。

“没事。”戴妍琦整理出一个笑容,转过身去,“可能有点发烧吧,脑子有点糊涂。”

肖时钦直愣愣的盯着她的脸蛋,下意识地就要触上她的额头,却被戴妍琦猛地推开。

“队长,我,我先走了,晚上的加训我可能来不了了,请个假,抱歉。”戴妍琦慌忙低头。

“嗯,你……好好休息。”肖时钦咬住嘴唇,定定的望着她,只见戴妍琦又忽然抬起头:“队长,什么时候把嫂子带出来,大家认识一下吧。”

肖时钦发誓,这是他有生以来看过的最虚假的笑。一个令人心疼的生硬笑容。

 

06

“小肖啊,你过来下。”雷霆老板站在自己办公室门框下,向肖时钦和蔼的招手。

“嗯?来了。”肖时钦一怔,放下手中的笔记本,朝办公室走去。

 

“什么?”方学才差点就要挺剑而起,“你要去嘉世?你疯了?”

“嗯。俱乐部的决定。”肖时钦无奈的摊手,眼中满满的无奈不舍。

“唉。”方学才惋惜地叹口气,拍拍他的肩膀,“加油啊队长。”

“队,队长,你真的要走?”戴妍琦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难得地收敛了往日的笑闹神色。

“嗯。”肖时钦抬头,冲着戴妍琦难过的笑笑,“以后学才就是队长了,小戴,你就暂时担任副队的职务吧。”

“哈?我?”戴妍琦连忙摇头,“不。”

“听话,妍琦。”肖时钦放软了语气,认真的看着小姑娘,“再过几天,战队请来的战术指导就正式入职了,据说是个非常不错的人。”

“可是……”戴妍琦急得要哭出来了。

“没什么好可是的了……”肖时钦叹一口气,“这是俱乐部的决定。”

再优秀的战术指导,可……我只信你啊。

临行那日,高层们倒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默许了队员们集体翘训。

“老肖,加油。”方学才上去和肖时钦抱了抱。

“队长………”其他几个队员都是眼泪汪汪。

人群中唯独少了戴妍琦。

“队长!队长!”远处一个人影急匆匆的抱着一大堆东西赶来。

“队长,请你一定要收下!”戴妍琦郑重其事地递给肖时钦一沓厚厚的用礼品包装纸封好的东西,上气不接下气的请求道。

“这是什么?”肖时钦好奇的要拆,却被戴妍琦拉住,“队长,你,到那边再拆吧……”

肖时钦心下疑惑,但还是乖乖住了手。

“队长,再见!”

多少天涯未归客,尽借篱落看秋风。点点惆怅泪,化作离人心上秋。

 

07

肖时钦坐在飞机上,却还是没能控制住他自己。拿起了戴妍琦给他的一沓东西,开始拆起来。

拆到一半,肖时钦怂了。

花花绿绿的……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东西。肖时钦悲愤交加。

果然。

第一本。all肖。哈?

第二本。方肖。靠……

第三本。叶肖。啧啧啧……

第四本。肖all。诶嘿?

第五本是……咦?肖戴啊……

第六本………第六本好像不是同人本。

第六本是……戴妍琦的日记。

肖时钦向后仰倒去,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翻开了其中的一页。

“今天是加入雷霆的第一天!元气满满!加油加油加油!!!”  “哇呜,队长笑起来好好看······眼睛里就像有一个星空!怪不得总是被攻······站好站稳all肖!是我们毕生的追求!!”   “今天和其他人一起去吃宵夜了,队长没有来。他的胃痉挛又犯了,一会儿回去记得在楼下药店给他带止痛片!!!”   “今天的比赛,状态实在很糟糕。以后一定要更努力的训练,加油!”  “天······我觉得我喜欢上队长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我今天······试着和他告白了。可在他眼中我似乎还只是一个孩子。”

 

肖时钦眼前一点点闪现过小姑娘的笑,她的关心,她的眼泪,收到本子后的欢欣喜悦,以及偶尔被捉弄后瞪圆的双眼,故作愤怒的叉腰。

他又会想起那个下午。

那个很热很热的下午。

那是戴妍琦加入雷霆一年多的时候,是个夏天。他坐在俱乐部门口那棵据说有几百年上千年历史的老香樟下乘凉。

“队长队长队长!”小姑娘猛摇着扇子从门里冲出来,“我给你扇扇!”

“没事的小戴。”肖时钦笑着摇摇头,指了指身旁的位置,“这里挺凉快的,过来乘下凉?”

“噗······”戴妍琦冲过来,盯着肖时钦看了一会,然后笑出声,“队长,你,你······”

肖时钦疑惑:“怎么了?”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就像那种·····七八十岁躺在树底下摇蒲扇的老大爷!”

“······”肖时钦无奈扶额,随即又笑,“没准等我老了,真有这么一天。”

于是二人就静静的坐在这树荫下。

良久,戴妍琦出声打破了这个宁静。

“队长。”

“嗯?”肖时钦轻轻转头,发现女孩儿的耳尖有些发红。

“队长你有女朋友吗?或者男朋友?”戴妍琦装作随意的问了一句,一面掩饰一般的低下了头。

“没有啊,怎么了?”肖时钦一愣。

“那个······就是······那个,我,我挺喜欢你的。”戴妍琦把头埋得更低了,“我可以和你在一起吗?”

接着又是长久的死寂。

过了很久很久,戴妍琦听见身旁的人轻轻叹了一句:“妍琦,你还小。”

戴妍琦僵住了,然后慢慢抬起头,时间过得真快,这会儿夜色已然爬上了俱乐部的楼顶。

她还小,他还年少。

这是肖时钦的考虑。那会儿他真的很惊讶,却有着小小的开心,但······他那时候满足于现状,觉得现在这种状态已经很令他满意了。况且,他自认为没有足够的资格,去呵护她。

可不曾想,这一错过,便又是许多年。

 

“啪嗒。”一个浅紫色的信封从日记本中掉了出来。

肖时钦缓缓的拆着信封,从信封里夹出一张淡黄色、折成两块的信纸。

 

队长:

展信佳。

或许是最后一次叫你一声“队长”了。以后你就要跟着嘉世了······不过,比赛场上应该还能再见面吧。你说,那个时候,我是应该给雷霆加油,还是给有你的嘉世加油呢?

很多年前的那个下午,我问你的那个问题,已经找到答案了。我想我可能是上辈子没做那么多善事,喏,我们的缘分就快到头了。这么短,这么浅。纵使心有不甘,但我必须······放弃你了。队长,毕竟,你已经有了我永远得不到的那一切。多么幸运,能遇见你。多么幸运,我曾拥抱你。即使,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即使,你已经离开我,即使,你从来都不属于我,也不可能再属于我。

与你相遇/

好幸运/

可我已失去为你泪流满面/

的权利/

但愿在我看不到的天际/

你张开了双翼/

遇见你的注定/

她会有多幸运/

 

以后路过W市,一定要回俱乐部看看啊。

队长,你放心。我和学才哥就算是拼了老命,也要让雷霆好起来!!!

嗯,就是这样了。H市那边冷一点,注意防寒保暖。

勿念。

                         

                                                                     戴妍琦

 

肖时钦沉默良久,把信纸小心翼翼的折好,放回信封。

双手重叠在脑后,透过窗户,还能看见W市的街道。

这一别,不知是否还能相见。

 

 

08

戴妍琦开始狂热的训练。

整日整夜将自己关在训练室里,一步一步的从基础操作再到战术思路,其中加入一些自己的想法和技巧,反反复复的试练。人坐在那里,却已经不知道几点。有时候默然之间,眼泪无动于衷滴在键盘上。待走出训练室,天已经快亮了。

在宿舍的冰箱里寻找速食品,独自坐在床上吃。饿,却吃不下去。长时间在卫生间洗澡,宿舍里回荡着空阔而寂寥的水声。

只有夜的身影无声无息的躺在身边。

黑暗是沉睡,梦境。以及安宁的底色。

黑暗是无限盛大的宽容,犹如一股眼泪般怆然的温暖,足以厚重的包裹内心。

她觉得自己,竟渐渐有了黑暗那样的包容力。

看,这就是要想方设法戒掉一个人吧。

这一切,其他队员们看在眼里,却也是无能为力。

夏休了。

飞机上,戴妍琦在疲乏中黯然陷入沉睡。

再也没有梦魇。

她终于随之慢慢泅渡到彻底明净的彼岸。

经历一些静水流深之事,缓缓的在生命的荒原上陷入时间的流沙,万劫不复,直至窒息。

一种圆满而洁净的救赎。

但我依旧想念你。

队长。

 

09

肖时钦收到方学才发来的一张照片。

“老肖,新来的战术指导。”方学才发了一张照片过去,“还不错吧。”

肖时钦点开照片一看。

妈耶。

这不是江天月嘛。

真巧。他苦涩的笑笑。

“这女孩儿我认识,人还不错。”肖时钦思考了一会儿,对那头的方学才说,“战术觉悟挺高,估计心也脏。”

“她和小戴挺合得来的。”方学才无奈的笑笑,“他们俩正在商量······额,出合志。”

肖时钦心里突然咯噔一下。

操。忘了这茬。

万一······

我不想伤害妍琦。

“那,小江有没有和你们提起她的私事?”肖时钦紧巴巴的问了一句。

“有啊,我听经理说人家似乎是富几代了······但不是花瓶,还低调的要死。”方学才朝着戴妍琦、江天月二人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而且还是单身。”

肖时钦一听这话,放心了大半,随即问道:“小戴呢?她最近怎么样?”

“她······”方学才支支吾吾,“都挺好的。”

“嗯,那我就放心了。”

 

“嘟噜嘟噜嗒哩嗒哩咯咯咯咯咯咯嗒……”肖时钦接起电话,“喂,妈。”

“儿砸,你去嘉世了?”肖母的声音无比响亮,“嘉世没那么多破队规吧。我看那苏沐橙就不错。”

“等等,妈······”肖时钦脑阔痛,“上次那个相亲我不是去了嘛。”

“你去了个大头鬼啊!”肖母火冒三丈,“人家姑娘傻傻的等了你一晚上!”

“啥?”肖时钦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等等,不是那个江天月吗?”

“哈?”肖母也傻眼了,“我给你介绍的是我们村头那个张二花呀······”

“什么?”肖时钦“噌”地站起来,翻起日程本来。

······靠!

10

日程表上,有两个重叠在一起的安排。

一个是张二花相亲。

另一个,是即将离开的雷霆队长,会见战术指导。

老巧不巧,在同一个地方。

老巧不巧,相亲安排上溅了点儿水,被晕开了。

老巧不巧,两个安排,就混在一块儿地方了。

老巧不巧,他搞出这么大乌龙。

还差点错过了······差点错过了她。

妈的。真是日了全联盟了。

“儿砸,你怎么了?”肖母听见电话那头长久的死寂,试探着问。

他说,“妈,你别着急,你很快就会有儿媳妇了。”

妍琦,千万不要放弃我。

妍琦。

 

肖时钦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着戴妍琦的电话,听到的却始终是“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他心急如焚,却无可奈何。

“学才,”他连忙打电话给方学才,“小戴呢?!”

“她······”方学才这会又支支吾吾着。

他不敢讲真话。

戴妍琦这会儿正躺在医院里。

过度疲劳,神经衰弱。

过马路的时候,一辆卡车刹车失灵。

······

“她,感冒了。”方学才纠结良久,然后轻轻吐出四个字。

 

肖时钦一晚上都在做着同一个梦。

他和戴妍琦坐在一辆空荡荡的老式公交车上。车窗外是一片绿荫。除了绿色,再没有别的色彩。

空气中是露水和森林特有的清新干爽的气味。

风,在摇它的叶子。草,在结它的种子。

他们就这样坐着,不说话。

 

尾声

“妍琦。”江天月默默坐在沉睡的戴妍琦面前,“你一定要快一点醒来。”

“妍琦,你的队长就要回来了。”

“妍琦,你的队长,他是没有恋人的。”

“妍琦,你的队长,想要的人,一直都是你。”

······

戴妍琦纤长的睫毛轻颤,滚落出一滴晶莹的泪珠。

后来。

后来,戴妍琦醒了。

后来,嘉世······不再是肖时钦能待下去的地方了。

 

独自回到W市。

在街边的玻璃电话亭,他在一次拨了戴妍琦的电话。

他听到戴妍琦的声音。

熟稔的。

一时间心中暗涌一股怆然的温情,久久激荡,竟长久的说不出话来。

他只轻声叫了她的名字。妍琦。

电话那边反复询问的声音戛然而止。两个人久久陷入沉默。

良久的无言。周遭喧嚣仿佛被记忆的分秒渐渐静言,静得听见彼此纹丝呼吸。

他说,“妍琦,我能回来吗?”

“我一直都在等你回来。”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最后那个车祸真的是扯,妈的狗血言情。不过你们有没有觉得······方学才才是最爱肖时钦的人······江天月应该和戴妍琦在一起····【←←←没救了】

要是这篇上了100热度我就开点文


6734字。

GOOD。


评论(13)
热度(58)
© 千转流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