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站内转发。

【喻黄圣诞24H】终点,让我们一起携手走向下一个起点……

手动一个一个给大佬们递了小红心小蓝手……确认过文本是我的愚蠢稚嫩拉低了你们……

雨笙柠檬:

(附全员归档)


怎么说呢,也算是大家一起磕磕绊绊的走到最后了吧


也是感谢贫儿太太在最后救了我们一命,替一位临时有事的太太在只剩一周的时间加入我们,补上了时间线中的欠缺


以及特别感谢紫星空太太和粤梓太太愿意陪我一起赶两篇出来补充时间线,爱你们!尤其是粤梓太太,两篇文都是所有人中最早交出的,在前三篇之内,吹爆粤梓!


今天的我是想把所有提前交稿的太太们吹上天并锤xi吓死我的死线选手们的我!凌晨两点交稿什么的你们之前都在想什么!(bu)


其实我们认真说...

【喻黄圣诞24H】人间雪满头

12.25

23:00


时间段:七老八十

半个世纪以后的喻黄 (世纪的约定了解一下吗)

*喻黄圣诞联文

*写的是七老八十后的事情有黄少天患病【但其实和文章主线关系不大】

*都是自己瞎编的  我也不知道七老八十了还有没有生活的激情

*所以这篇文主要不是那种很甜的味道偏淡吧

*设定不能接受请慎入不喜勿喷

*还有就是我跑题严重文笔还渣作为最后一棒真的很抱歉【鞠躬】

甜甜的在后面(可能?)


————————————————————————————————

————————————————————————————————...

【2018百日方王/day17】真相是真

哇第一次和那么多大佬联文好迷茫

千转流枫沙雕之作

微喻黄(请注意避雷) 

全文7k+

可配合原曲食用  《真相是真》



我给你看那几年青春再简陋潦草/
却始终让我沉迷/
我身边只他一个/
却敢去没天光的疯狂梦境/

王杰希还是少年时,在王府门口的路边捡到了方士谦。
“你是何人?为何在我府门前如此……”王杰希在一身褴褛的方士谦身前站定,皱着眉头打量着这个穿着一件破灰蓝布衫,躺在道路旁满脸悠闲的男人。
“诶哟小王爷,我可不是讨饭来了。”方士谦懒洋洋的摆了摆手,“我就晒个太阳。你们王府门口的阳光真是不错。舒服啊……”
“你……”
“不过可惜,很快就要变天了。可怜啊。”方士谦呵呵一

【灰塔笔记】Tower of the ash

 千转流枫飙泪之作

全文5k+

埃德加书信中省略号部分请诸位自行脑补(实在不忍回忆下去)


01.

我收到一封很奇怪的信。

信封上只有孤落落一行“艾伦·卡斯特收”。

没有地址和寄出人。

拿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正在花园的太阳椅上打盹,可院子的门仍是锁着的。安得蒙出去好几个钟头了,好像是去参加一个什么大战期间扣下的战俘的审判仪式。

按理说,这种奇怪的东西应该等安得蒙回来了再打开。

可看到信封时,一种凉透脊骨的直觉告诉我,不能让安得蒙看到它。

我拆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纸,是一张印有蓝色条纹格的信笺,似乎和好几年前英国空军用的那种信纸很相像。好像·...

第十三年了。
窗外的天有些阴沉,刚下过一场拖拖拉拉的雨,天不算炎热,但蝉早已躁动起来。
此刻的长白,或许已经是人头攒动,有着同样信仰的人们在这里回味着一段生命的厚重。
岁月因为懂得而隽永,生命因为回味而厚重。
那个人的第十三年,是怎样的呢?或许是在西子湖畔和那人携手并肩,又或许是在某处沙下黑衣执剑。
但长白山的孤独与苍凉,不会再有了。心头的灯火一盏盏亮起,从我们的心头飞去那被雪的苍山,再冰冷的冻土,此刻也应是融化成春水了罢。
我们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
张起灵。第十三年,欢迎回家。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雨落千载共白头。
雪落长白十三载,故人心归西湖畔。
第十三年,我还在。

千转流枫 2018.8.17

【方王&喻黄】聋子听见哑巴说瞎子看见了鬼

*题目与原文无关,只是我想不到题目就随便写了一个。

*内含喻黄、方王。庙药好友组【呸!】

*主线是方王。

*中间有些拉的比较快,不喜勿喷,谢谢观看。

*各位看官爸爸好这里千转流枫。

*可能是开学前最后一更。

*一定是我庙压你药,不解释,不接受反驳!!!

*OOC OOC OOC &一个话不是太多的黄少天&一个懒洋洋的王杰希


01
说起来,喻文州和黄少天这俩货的关系至始至终都没有得到本人的认证。但他们那点破事儿,不仅职业选手,连众媒体众位粉丝都是心知肚明的。
可这对儿的新闻报道是从来不会掀起多大风浪的。
没关系。好像已经被闪习惯了。二营长!把我的意大利……墨镜端上来...

【喻黄】安静

【喻黄】安静(一发完)
*only喻黄

*短小,临时写的

*我觉得算是HE

*小短打
*原著向,有私设
*各位看官爸爸好这里千转流枫

景物在倒退。迅速地。
黄少天好不容易在车厢里找到一个充电的插口,上火车的有一天晚上躺在床上玩手机,玩着玩着睡着了,手机和充电宝都没充上电。
充电插口边上有一个窄窄的折叠座位。
黄少天插好电源后,在座位上坐下来,戴上耳机,安静地用双手撑着下巴望着窗外。
只剩下钢琴陪我谈了一天/
睡着的大提琴/
安静的旧旧的/
这是北京西到广州的火车。
黄少天看着另一间房内喻文州一隐一现的背影,默默地低头把耳机的音量调到最大。
退役之后,喻文州去了北京的总部,而他选择了出国读书。
自那以后两人便很少联系...

【轩楷/楷轩】稀里糊涂

*微喻黄
*无脑
*由于手机没电,从中间开始拉进度。所以跳得比较快。
*坐火车真苦逼。还不给你充电的地方。
*看官爸爸好这里千转流枫。

蓝雨内部最近热衷于玩一个游戏。
凑cp。
把自己队友以及联盟全明星大神的名字写在纸团上,然后抓阄组cp。
哈,这种没营养的游戏。
黄少天是最早提起这个游戏的,然而现在他已经不想说话了。什么卢瀚文黄少天,韩文清黄少天,王杰希黄少天……偏偏没有喻文州黄少天!!他永生难忘队长最后的那个微笑!他永生难忘那个晚上发生的事情!
游戏嘛那么较真干嘛………委屈极了。
然而队里面还有其他搞事情不嫌事儿大的人。
比如徐景熙。
“嘎嘎嘎嘎嘎嘎……”奶妈带着一帮子神队友笑声简直要把蓝雨的屋顶掀翻。
蓝雨全员联袂...

【双叶】疯魔

【双叶】疯魔
*only双叶 叶秋x叶修

“叶秋啊。”叶修坐在叶秋办公室对面,双腿随意的搭在他的办公桌上,“你替我去呗。”
“我拒绝。”叶秋看着叶修纤长的双腿,咽了咽唾沫,然后毫不犹豫的拒绝,“不去。”
“叶秋啊。”叶修语重心长地打算与叶秋展开一番深入灵魂的谈话,“你看,你要是去的话,首先会让你增长见识,多看看外面的世界,整天窝在这里对着电脑多没意义啊……”
“闭嘴。”叶秋没好气的冷冷回道,“你这好意思说我?”
叶修委屈的哦了一声。
“妈又逼你去相亲?”叶秋冷笑。
“emmmm......”叶修点头,随即悲愤地摇摇头,“你说她老人家怎么就不让你去呢……”
“呵呵。”叶秋狞笑,“怕你嫁不出去。”
“切。哥是什么人。...

于是我们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叶修至今还没有脸,而魏琛有辣么厚的一层脸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叶修表脸,魏琛脸皮厚啦

*改编自 七年级上册 语文 人民教育出版社 张之路《羚羊木雕》

*各位看官爸爸好这里千转流枫

*脑洞短打

*不喜勿喷

*OOC OOC OOC

*请一直看到最结尾

 *属于快餐式阅读品【FR】


—————叶修视角—————————————————————————————————————————————————————————————————————————————————————————————————————

“你的脸哪儿去啦?”方锐突然问我。 
  方锐说的是我玉树临...

© 千转流枫 | Powered by LOFTER